关于我们

政策转向终起作用 慢牛行情已经开启

发布日期:2019-03-15

7月第一周,四大指数均实现开门红。大盘不仅补掉了3189点—3196点缺口,而且连续3天放量收盘站上3200整数关,让人们看到了“7翻身”的希望。

在绝大多数人都不看好市场的情况下,为何从6月下旬以来,市场却连连走强?

1、政策转向终于带动市场转向。

从6月初开始,管理层接连推出大小非减持新政、放缓IPO节奏和更支持购并重组这三大利好政策。我当即指出:这是刘士余主席上任后,尤其是股灾4.0版后,管理层股市政策的重大转向并发表《政策转向必然带来市场转向》的文章,提醒人们予以高度重视,认为在收复五周均线、进入多头市场后,就应坚决做多。

但是,直到前周末6月23日,绝大多数的投资者仍对政策转向反应冷淡、麻木,更不认为市场会由此转向。

鉴于熊市中投资者对利好反应的滞后性,我在6月9日的周评《利好政策不应该划上句号》中认为,管理层的利好必然会不断地加码。

果然,从6月下旬以来,新的利好政策接连不断地推出:

央行副行长易纲称:“金融去杠杆显初步成果”;

中央深改组会议称:“国企公司制改革在年底前必须全部完成”。这是中央高层对一再强调但进展迟缓的国资国企改革,下了死命令;

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,8次到地方密集调研国企国资改革。国资委还列出三季度20家央企混改试点方案出台的时间表;

总理在达沃斯论坛上呼吁“欢迎外国企业到中国参与企业兼并重组”;

证监会明显加快对诟病该重组的节奏,6月上发审会公司18家,是前5个月的2倍多;6月最后一周,重组方案“审8过8”,支持力度空前;

7月3日,央行批准,将香港RQFII的额度,增加到5000亿人民币,比原来的2700亿,增加了2300亿,规模比沪港通和深港通的总和还要大。还将韩国RQFII额度增加了737亿元;新加坡RQFII额度增加了672亿元;英国RQFII额度增加了308亿元,另外还对9个国家增加了RQFII额度。也就是说,仅仅一天内,就增加了RQFII额度4016亿元,比原来的总额度1.34万亿元,足足增加了30%。这新增的4000多亿基础货币,如果按照5.29倍的货币乘数来算,意味着有可能新增2.1万亿的M2;

7月5日,国务院有发布《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若干意见》,鼓励商业养老险资为资本市场提供长期稳定资金支持。特别是,市场期盼了十年之久的、类似于美国401K计划的、税延养老险资试点,终于得到了国务院的批准,将于年内启动,参与社保基金运营迎来曙光。其要点是:

发挥商业养老保险资金长期投资优势,推进商业养老保险资金稳步有序参与国家重大战略实施,助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

促进商业养老保险资金与资本市场协调发展,依法有序参与股票、债券、证券投资基金等领域投资,为资本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提供长期稳定资金支持

研究制定商业保险机构参与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投资运营的相关政策。

这两条为股市引进新增资金的具有实质性意义的长期利好,目的是在明年6月A股纳入MSCI之前,在A股较低的位置和较低的估值上,为国内机构和广大投资者提供投资机会,并成为维护资本市场稳定的长期资金支持。于是,一扫市场对3200点“高位”的恐惧,自本周三起,一举拿下。

2、市场已悄悄走上了慢牛之路

在国际股市中,对大调整后市场重回牛市的衡量标准主要有三:

一是,大盘指数重新站上年线。A股自6月初站上3100点以后,就一直站在年线上,历史将近一个半月。现年线位置在3130点左右。

二是,从调整的大底部上涨20%,并牢牢站住。A股自2016年1月见2638点大底以来,上涨20%的位置是3165点。此位置经过2016年秋季和今年2-3月两度收复后,现又连续站稳2周。

三是,突破短、中、长期所有均线的压力。至今大盘指数攻克了最后一道压力线——半年线,已经连续2周。

可以说,A股已满足了重回牛市的基本条件,至少是重新回到了慢牛市道。

再看这一年半的市场走势,也属于慢牛。自2016年1月以来,大盘在3000点平台上,收盘了71个交易日;在3100点平台上,收盘了99个交易日;在3200点平台上,收盘了67个交易日。每一个百点平台,都经历了3—5个多月的震荡盘整,将实际流通市值换手了1—2遍。这可以说是27年中国股市震荡幅度最小的时段。要不是4月—5的股灾4.0版,走势将会更加平稳。

从成交量看,自收复所有均线的这两周,日均成交量同步放大到3500亿—4000亿和4000亿—4700亿的级别,量价配合理想。

虽然很多人认为,这个成交量还是不足,那是与以前有大量场外配资、高比例融资、违规资金入市情况下的成交量做比较的。

殊不知,香港股市的日均成交量只有600多亿港币,不到500亿人民币;市场总规模比A股大1.5倍的美国股市,道指、纳指和标普500三大市场的日均成交量,还不到300亿美元,即2000亿左右的人民币。

由此看来,A股4000亿—5000亿成交量,完全是正常的,属于全球股市最大的日成交量了,也是与慢牛市道相匹配的。

从3200点仅收盘67天换手还不够、大盘日线的KDJ指标较高、即将临近第二个日跳空缺口3229—3268点、获利盘和解套盘较沉重来看,短期大盘有技术面的调整要求,3200点新平台还需反复震荡整固,有可能会延续整个7月份。

但是,大盘已进入3200—3500点新的震荡箱体,7—10月维稳窗口期有望走慢牛爬升行情,则是可期的。涨幅超30%的个股机会,更是可期的!

3、“漂亮50”不值得提倡。

今年上半年,在国家队、基金、险资的抱团取暖下,A股走出了所谓“中国漂亮50”行情。上证50指数涨12.5%,银行股、保险股、白酒股、家电股、医药股普遍上涨30%——60%,三成股票实现正收益。

然而,代表多数个股的上证指数仅涨2.86%,深成指涨3.45%;而中小板跌2.44%,创业板跌7.34%。90%的投资者上半年赚了吆喝却损失惨重,普遍亏损20—30%。70%的股票跌幅巨大,1800只股票跌破了2638点价位,中小创、次新股股价至今仍被腰斩。

这就是所谓的“漂亮50”和“要命3000”的冰火两重天!

虽然,上证50至今只有11.5倍市盈率,大盘蓝筹股的估值较低,有其上涨的合理性,但是,为什么过去10年他们都不涨?为什么连2015年5178点的大牛市中,它们的涨幅仍然不大,反而在现时的3000点附近的位置上,股价创出了新高?这不能不说是国家队为首的机构“有钱就任性”使然。

某些为拉升上证50的合理性造舆论者,口口声声地说,这种炒作法是从“美国漂亮50”那里学来的,似乎找到了有力的根据,对广大中小投资者颇有迷惑性。

但我不能不指出,“美国漂亮50”是上世纪60年代——1973年经济高通胀时期的产物,即所谓的炒故事、炒各传统行业的龙头公司、炒大市值股票。其主要的逻辑是推高估值、抱团取暖、引领牛市。

但是,当今全球经济的大环境和中国经济的小环境,决定了A股不具备当年“美国漂亮50”靠大象提升估值,产生大牛市的条件。

当今国际成熟股市,早已经从炒传统产业的大盘股,转为靠高科技蓝筹股领涨长期大牛市。例如美国标普500,是6大高科技股所主导,即苹果、亚马逊、微软、谷歌、facebook(脸谱)、奈飞。又如台湾股市,是以受益于苹果产业链的台积电为主导。香港股市,是以腾讯为主导。

相比而言,A股的“漂亮50”,占主导的却是受加强金融监管和防范金融风险影响较大的银行股、保险股,以及周期性产业的、主要靠产品涨价来支持业绩的白酒股、家电股、医药股。这显然是大大落后于新经济时代国际股市潮流的,至少这种投资理念是过时的、落后的,不值得大力提倡的,更是没有发展前途的。

本周人们定已看到,中证500涨1.43%,上证指数涨0.78%,深成指涨0.41%,中小板和创业板均涨0.93%,但是,舆论叫得震天响的上证50,却跌了0.24%,沪深300跌0.31%。上半年领涨的白马股也叫好不叫座,纷纷见顶回落,无量空跌,没有接盘。一周来,贵州茅台跌5.5%、格力电器跌6.71%、美的集团跌3.38%、招商银行跌2.72%。

由此可见,通过舆论的蛊惑,当大多数人开始抛弃“要命3000”,认识到只有 “漂亮50”才是机会、奋勇追涨时,机构便趁机出逃了,机会迅速变成了风险。

虽然尚不能说上证50已经见顶,二八和八二仍会交替进行,但上半年涨幅巨大、处于高位的“漂亮50”,在3季度跑输大盘,则是毫无疑问的。

4、值得拥抱的是“具高成长性的新兴产业核心资产股”。

我既不看好传统产业的“漂亮50”,也不主张投资中小创中高估值(50倍以上市盈率)、高价(几十元、上百元)、行业地位和科技水准一般、大小非急不可待减持的所谓高科技股。

我更看好的是“具高成长性的新兴产业核心资产股”。

这些“核心资产股”从哪里来?

第一、可到沪深300成分股和MSCI的222只成分股中,去精心筛选。

第二、可在中小板、创业板和最近2年在沪市上市的高科技行业龙头股中,去发掘。

第三、从国资改革概念股、混改概念股、购并重组股中,去寻找未来有可能成为的“具高成长性的新兴产业核心资产股”。

因为,世界500强大多是从购并重组中来。面对当下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之时,从中央到国务院、从发改委到工信部、从国资委到证监会、从中央部门到各省市领导,都把国资改革和购并重组作为下半年的主要任务。

如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本周内,接连去了上海华谊集团、上海纺织集团、上实集团、上海医药集团、上海城投集团,密集调研国资国企改革,为出台上海国资改革“1 2”方案做准备,即:

所谓“1”,是指进行国资监管体系的改革,把国企推向市场

所谓“2”,是指利用好上海两个国资运作平台公司,推动国资股权流动,引进国际国内战略投资者,发展混合所有制,使上海国资产业结构中传统产业的比例压缩到30%以下,而新兴产业、新兴模式、新兴业态产业的比例,达到70%以上。

我相信,通过国资改革、购并重组、转型升级后,上海竞争类上市公司中,一定会出现出一批盘子小(3-5亿股)、股本扩张能力强、股价低(6元-12元)、业绩优(20倍以下市盈率)、成长性高、股价爆发力强、性价比高、没有大小非减持问题的“具高成长性的新兴产业核心资产股”。

并且,下半年,在央企混改股中,转型升级的央企小盘股中,其他地方的国资改革股中,民企的购并重组股中,都会涌现出比“漂亮50”性价比更高的“具高成长性的新兴产业核心资产股”。

我认为,“具高成长性的新兴产业核心资产股”,才是中国股市的精华,是中国经济的希望,也是代表国家的未来。届时,在“漂亮50”中抱团取暖的国家队、基金、险资,定会来加盟。